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经验分享 > 登山感怀 正文

登山感怀

作者:汇感之舟  时间:2019-5-6 21:21:16  阅读:次  类别:经验分享

今天给单位的女同胞补过“三八”节,全体同事都挈妇将雏一同前往。目的地是登爬茅坪镇的黄哨山,并在山上开展系列活动。


尽管茅坪离县城不远,而黄哨山也赫赫有名,但我却从未登临过。


车子行到公路尽头,于是开始登山。临行前,左脚由于痛风有些僵硬,虽然已经吃过一粒镇痛药,但到底不管用。想要不去,又觉得既然来了,妇人与小孩都争先恐后,我就是爬也要爬上去。


一路都是青石板辅就的步道,由于年代久远,步道已经渐渐歪斜。步道两旁是绵延不绝的楠竹,行人仿佛置身于林海。在林海稀疏处,间或露出一两树雪白的李花,而更远的对面上坡上,则是一坡的繁花似锦。在我的印象里,只有到了阳春三月桃李才会争嫁东风,想不到在这早春二月里,它们就开始唇红齿白的闹春了。看来,我是躲在深宅未识春啊!


刚开始,我还能保持在第一梯队里。当日头渐至头顶,我也逐渐被人后发赶超。臃肿的身材,僵化的双脚,沉重的头颅,我就是想快也快不起来。


听曾经登过山的人说,从山脚到山顶大约有五公里路程,坡度不般保持在50度左右。这对于身患痛风的我来说如想登临山顶可能有些勉为其难,同行也劝我不要勉强。在他们看来,我当然已经归于老弱病残那一类人,能否到得了山顶参加活动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身量力而行。


我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半途而废。身体如此,徒呼奈何!


望着同行渐上渐远的身影,我不由得怅然若失。听说山上有座届,届里有个漂亮的尼姑。可惜了!没有那样的眼福。沉默良久,学当年的唐伯虎作诗一首自嘲:


一上一上又一上,一上上到半坡上。闻道山上出女尼,半路出家当和尚。


独坐良久,我又开始了恋恋不舍的返程。对于痛风的人来说,一般是上山容易下山难。上山时,我尚能一步一个脚印。而下山,我几乎是踉踉跄跄了,那脚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好在也没人“欣赏”我,索性像蟹爬似的“走”出若干丑态百出的步态。要丑,就让它丑个无微不至!


沿途仍有好些旅客往上爬,有比我年龄大得多的老人,也有青春勃发的青少年,看他们的步态,无不比我踏实稳健,真让人无比羡慕。沮丧之余,学苏学士作诗一首自嘲之:


自笑平生无事忙,


老来痛风直荒唐。


黄哨半登知尼美,


青竹绵延觉笋香。


花开空待人未折,


山高常峙客来访。


只惭脚底不平步,


明日重登花已黄。


诗毕,必然而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