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经典语录 > 告别那些年的你 正文

告别那些年的你

作者:汇感之舟  时间:2019-5-6 21:16:37  阅读:次  类别:经典语录

又一次的,不知怎么的来到了这个市场街,或许是美食的诱惑,也或许是对某人的念念不忘吧!


五年前,我到了一所县城的高中,枯燥乏味的生活让我们无处不在的找乐子。谈论谁长得漂亮向来是每个男生所擅长的话题。我眼光似乎和他们不一样,他们说长得好看的我觉得也不过如此。但是对一个人我和他们达到了共识。


第一次见到你时,我看到了一张稚嫩又单纯的娃娃脸,好似初中的孩子一般。从别人的口中,我得知你也不过是在隔壁班里。然而我很少看见你。因为你可能喜欢在教室静坐的习惯吧,给我一种“养在深闺人未识,天生丽质难自弃”的感觉。


每次不知道为什么,在和别人开玩笑时候,每每提到你的名字的时候,我的心都有一种怵动的感觉,仿佛那一刻心脏哽咽住了一般,这种感觉会在我接近你的时候尤为的强烈。


高一那年运动会,你坐在我不远处,我拿了一盒芥末味的薯片,骗给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吃,她刚一入口,就立马成了苦瓜脸。她让我也给你,在我们满怀期待的看着你吃了后,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,这让我们不禁愕然。自此,你给我留下了不一样的印象。


到了高二,开始了文理分班。分班的那天,我的内心无来由的急切,而又隐隐的害怕,不知道害怕着什么。当知道你与我同一班时,我无来由的感到了如释负重。班里调座位时,我暗自急切而又兴奋。最后你坐在了我后面的不远处。每每看你一眼,心中就莫名的舒畅了许多。而我害怕被你发现我的存在,用细碎的破镜片通过反光来看你。每每你的眼睛撇到我这时,我都很慌张把碎镜片攥在手里,感到莫名的心虚,即便被玻璃刺扎破手指也不知疼痛。那一年,我文具盒里装了许多摔碎的镜片。


我第一次和你说话是在期中考试的时候,你说想抄我的生物卷子,那一晚我高兴的难以入睡,也是我从小到大最对考试满怀期待的一次。我第一次给你买的东西是一盒晋糕,我说自己买的多了,给你吃吧。你欣然收下,没说什么。当我了解到,你家住在菜市场后面的那个小村子里时,我就周末常常在那转悠,期待在无聊的时间中,装作一次偶然的邂逅,虽然所谓美梦从来没成真过。


一次,我与哥们一起偷偷去网吧,他手里拿着烟,似有意无意的口中彪着自己的“媳妇”怎么这么之类的话。那时他与你常常在一起玩,我就已经猜到了什么,但却不敢相信。当我得到肯定的答案的时候,那一刻,我感觉喉咙里面好像有口口水咽不下去一般,呼吸有些困难,却强加镇定,像往常一般与他们嬉戏打闹。那一晚,我仅有的几次感到了失眠。我自我安慰道:那又没什么,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,我在这自作多情什么!那次,我终于在思想上与阿Q走的最近了。


我的那个哥们人很差,或许在吃醋的人眼里,就没有好人吧!你说你知道他经常欺骗你,为了逃避一些事和很多人串通,你很聪明的都看在了眼里,但是你说没关系。他经常欺负你,你疼出了眼泪,这或许是所谓的打情骂俏,你说那又没啥,因为你喜欢他。我嬉笑的调侃你,还有他,也只能在看到你开心时,感到一丝满足。


或许,分心会让一个人不那么累。我对你说我喜欢一个瘦瘦的女孩,你说你感觉很不可思议。你说我一天笑的很没心没肺,想不到我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。为了帮我,你为我出谋划策,你给我打气,你还要帮我说话。虽然最后还是没成功,你给我分析原因,你说的从来没正经过,很轻浮,感觉给人表白就像做游戏一样。我白了你一眼,说哪有啊,我从来都是以正经称名的。


我从来不觉得我有过什么机会,我只是想多看看你罢了。觊觎之心不敢有,窥伺之心亦也无。班里面的人对我说,’她不可能喜欢你的,人家眼光高的很。‘我慌忙解释,’没有,就只是想做个普通朋友罢了。‘心里却淡淡的失落,也不能自问哪句话是真话吧。


到了高三,再次分班,我的那个哥们被分到了差班里。老师天天敲桌子,对着一向是最差的一届学生吼叫,严抓严打手机、小说、还有高考前夕的黄昏恋。你与他也不过在偶尔的下课时见见面。


我们的高三,不知什么是所谓的紧张时刻。每每晚自习,你都习惯站在教室后面过你的休闲时光。我也因此常常陪着你,与你闲聊。我才知道原来女神也会干我们一样的坏事。就和小学时候惊奇原来老师也要上厕所时的心情一样。你说你初中时候经常通宵上网,翻墙逃课打过架,但是后面长大了就懂事了。你说你也有和我一样的很烦心,很想走近你心里却越走越偏的父母,你说你和我一样的叛逆心很重,经常和父母吵得不可开交。你还说你特别爱看恐怖片,而且一点也不害怕,别人都在哭爹喊娘,你说你看起来像在看喜剧。我很难将这些和温柔,通情达理的你联系起来。却也越觉得你不可思议,而又高不可攀。因此,我给你起了个“变态”的绰号,你嬉笑的骂我,也没说拒绝。


高考结束,我没考好准备复读。当听到你也没考好,准备复读一年的消息的时候,我竟然感到了高兴。我们互相加油打气,在为来年做准备。我偷偷从别人那拿到的你的照片洗了几张,照相馆的老板惊叹道,你女朋友啊,这么漂亮,我笑了笑,没回答。我将拿到的照片贴到我宿舍床角。每当我心情急躁的时候,看一看你的照片,内心总会平复下来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或许,你是一抹阳光,也或许,你是我仰望的期望攀登的山顶吧。


那一年,想与你在网上与你聊天,我常常会和你说一些无来由的话,你都细心的一一为我回复。这,也许就是你人格的美丽之处吧。


第二年我们各自考上了理想的大学。我想给你庆祝一下,不出意外的,像那些所谓的曾经关系那么好的亲哥们,好姐们一样,对于肆意消费人生的时间多之又多,对于与我见面出去玩的时间一分钟也没有。而曾经天天和我打架吵架互相贬低的一个同学,却成了和我关系最好的人。


三毛曾经对自己逝去的爱人写道,’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‘。或许我也只是和其他人一样,只是你灿烂生命中的习以为常的一个过客罢了,可有亦可无。但是我却已经将你当做我青春里的最重要一枚徽章,挂在芳华年岁墙壁上的最中央。


我与你几年不曾见面了,却时时刻刻的想念着你。有一句话不是说过,’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‘我也在期待着像奇迹一样的什么事情的到来。


时光荏苒,岁月一往无回。我的青春,不像别人的那样,灿烂,值得留念。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走近过,但却随着时间的蹁跹越走越远。我手机里收藏的是经常自己安静听的你的语音消息;我手机里播放最频繁的是宋冬野的《安河桥》,我最喜欢的是歌词的最后一句:“我知道,那年夏天,和你一样回不来,我也再不会对谁满怀期待,我知道,这个世界,每天都有太多遗憾,所以你好,再见。”但是,我期望,当我能在与青春挥手道别时,能够再见你一面。仅此而后,再见,哦不!是不见。
上一篇:微雨微凉
本文网址:/post/145942.html
下一篇:心灵都市